巜留份深情到云端》|| 二十二、千回百转

在陈太太的葬礼前一天,梁炳思想到了这件事,决定向陈英民露脸。她想要一些感情,她只能停留在嘴唇上,躲在她的心里。

看着陈英民因妻子的死而悲伤的目光,她真的无法忍受。然而,有些东西被打破了,它们很混乱,她决定赶去。

因此,当大家晚上离开大厅时,她低声说道,但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谢谢你和我的妻子一直对我的爱。我决定把她当作女士和女士。”送她去和平的土地,多年来回报你的夫妇的照顾和照顾。我希望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梁冰膝盖着,期待着看着眼睛。陈英民。

陈英民感到震惊,急忙帮助她,嘴里嘟:道:“不要成功,阿兵,这对你们感到委屈!”

梁冰坚定地说:“我不愿意受到委屈。我愿意这样做。你和我的妻子对我很好。我这辈子都不敢相信。我只记得它。我很小心关于这一点,但我希望你能完成它。“

陈英敏看着梁冰毫无疑问和果断的表情,他的心情好坏参半。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方式打破他对她的看法。陈太太说这很好。他非常喜欢梁冰,深爱着它。

梁冰的美丽,梁冰的知识分子,梁冰的善良和理解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他的妻子非常高兴。他只能隐藏自己的爱,以防止他的妻子受到伤害。他不知道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陈太太已经很了解他了。他不知道他的妻子在他去世前想和他和梁冰相匹配。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实现他冲动的痴迷,成为一个成熟的梁冰。尽管他内心深处数万件事情深感悲痛,但他似乎没有比完成它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很年轻,将来还有更好的生活在等她。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坏老头,没有必要把她绑在她身边。考虑到这一点,他松了一口气。最好的爱是放弃你所爱的人,让她达到她所有的愿望。

陈英民俯身向梁冰举手。他亲切地说:“好冰,你很难有这种孝道。我感谢你为我的妻子。”

梁冰的眼泪无法停止流淌。它很开心,很动人。她知道她的决定完全切断了她与陈英民之间的关系。从那以后,与他们一起,这将是一种深刻的感情。

既然我答应成为他们的正直女人,我也必须履行义人的责任。首先,在陈太太的葬礼上,我会尽我所能发挥我的正义女人的作用。

折腾之后,梁冰太忙了,不能打电话给刘凯。在陈太太被埋葬之后,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在台湾待了好几天,而她还没有联系刘凯。

所以她急忙拨打了刘凯的电话,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答。梁冰的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很快就打电话给刘烨的电话。当手机连接时,刘烨的头捂着脸问她:“好吧,你梁亮,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了很多天。我没有看到你,我也没有看到你的电话。你怎么了?“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道:“我去了台湾*海湾。在我到达的那天,陈太太不幸死了。经过一番忙碌,我不在乎联系刘凯。现在别人怎么了?”

于烨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如果你很忙,花点时间回来?毕竟,刘凯病了,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困难地说:“我要待几天,等待陈太太充满前七个人离开。毕竟,当她活着的时候,我不瘦,为了报答她的爱情我把她作为一个正直的女人送她去葬,所以我不能回来一段时间。我要你叫刘凯接电话。我会向他解释。“刘烨不得不承诺。

在电话中,梁冰小心翼翼地告诉她有关前往台湾的旅行*,原告刘凯,并诚恳地向刘凯道歉。梁冰的坦诚,刘凯,他的怨恨和委屈,立即度过了天气。

他为自己对梁冰的误解感到羞耻,并钦佩梁冰的深刻内涵。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自尊和自尊。你和你母亲私下咒骂的事情确实是绅士的肚子。

当他想到这件事时,他安慰梁冰说:“我很好。你可以放心,你会留在台湾*海湾。做完你认为应该做的一切之后,回来,我相信我能做到当时玩老了*老虎。“好笑的梁冰笑得很开心。

在陈太太的前七个人之后,梁冰辞去了陈英民的职务,并告诉他,他很快就会在回到大陆后与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闪过一丝茫然,但他很快就蒙上了一丝真诚的笑容。他对梁冰尴尬地说:“我真诚地祝福你,阿冰!没有什么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开心了。这是一件事。你已经独自呆了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现在,你终于有人伤害了某人。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作为父亲。你的手,交给新郎的手,见证你快乐和美好的时刻,是吗?“

梁冰的眼泪无法控制地落下,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没有更好的结局了。

所以她高兴地点点头,愉快地说:“谢谢你,我父亲,我回到刘凯后第一次告诉你,我会借此机会陪你去我们美丽的红城。也许当你堕入我们一见钟情红城,你不愿意回台湾。“

梁冰的幸福时刻也感染了陈英民。由于陈太太生病离开,他似乎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

在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很好。在一尘不染的天空中,偶尔会有一些白云缓缓飘过,微风吹过,空气中充满了早春所有东西回潮的气息。

当她和陈英敏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不情愿地说:“阿冰,我真的希望你和刘凯住在台湾*湾,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见面,而不必过山和水。“

梁兵不得不安慰他说:“现在交通已经发展得很好,但是还是比较容易满足。我会有时间,我会稍后再来看你。”

飞机抵达香港后,梁炳刚刚下飞机准备改乘从香港飞往武汉的航班。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阿兵,你是阿兵吗?”

(待续)

96

云在天空中漂流

5203a3bf-1c0f-41db-a6f0-31ddb4a929cb

57.4

2019.07.28 04: 53

字数2052

在陈太太的葬礼前一天,梁炳思想到了这件事,决定向陈英民露脸。她想要一些感情,她只能停留在嘴唇上,躲在她的心里。

看着陈英民因妻子的死而悲伤的目光,她真的无法忍受。然而,有些东西被打破了,它们很混乱,她决定赶去。

因此,当大家晚上离开大厅时,她低声说道,但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谢谢你和我的妻子一直对我的爱。我决定把她当作女士和女士。”送她去和平的土地,多年来回报你的夫妇的照顾和照顾。我希望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梁冰膝盖着,期待着看着眼睛。陈英民。

陈英民感到震惊,急忙帮助她,嘴里嘟:道:“不要成功,阿兵,这对你们感到委屈!”

梁冰坚定地说:“我不愿意受到委屈。我愿意这样做。你和我的妻子对我很好。我这辈子都不敢相信。我只记得它。我很小心关于这一点,但我希望你能完成它。“

陈英敏看着梁冰毫无疑问和果断的表情,他的心情好坏参半。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方式打破他对她的看法。陈太太说这很好。他非常喜欢梁冰,深爱着它。

梁冰的美丽,梁冰的知识分子,梁冰的善良和理解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他的妻子非常高兴。他只能隐藏自己的爱,以防止他的妻子受到伤害。他不知道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陈太太已经很了解他了。他不知道他的妻子在他去世前想和他和梁冰相匹配。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实现他冲动的痴迷,成为一个成熟的梁冰。尽管他内心深处数万件事情深感悲痛,但他似乎没有比完成它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很年轻,将来还有更好的生活在等她。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坏老头,没有必要把她绑在她身边。考虑到这一点,他松了一口气。最好的爱是放弃你所爱的人,让她达到她所有的愿望。

陈英民俯身向梁冰举手。他亲切地说:“好冰,你很难有这种孝道。我感谢你为我的妻子。”

梁冰的眼泪无法停止流淌。它很开心,很动人。她知道她的决定完全切断了她与陈英民之间的关系。从那以后,与他们一起,这将是一种深刻的感情。

既然我答应成为他们的正直女人,我也必须履行义人的责任。首先,在陈太太的葬礼上,我会尽我所能发挥我的正义女人的作用。

折腾之后,梁冰太忙了,不能打电话给刘凯。在陈太太被埋葬之后,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在台湾待了好几天,而她还没有联系刘凯。

所以她急忙拨打了刘凯的电话,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答。梁冰的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很快就打电话给刘烨的电话。当手机连接时,刘烨的头捂着脸问她:“好吧,你梁亮,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了很多天。我没有看到你,我也没有看到你的电话。你怎么了?“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道:“我去了台湾*海湾。在我到达的那天,陈太太不幸死了。经过一番忙碌,我不在乎联系刘凯。现在别人怎么了?”

于烨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如果你很忙,花点时间回来?毕竟,刘凯病了,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困难地说:“我要待几天,等待陈太太充满前七个人离开。毕竟,当她活着的时候,我不瘦,为了报答她的爱情我把她作为一个正直的女人送她去葬,所以我不能回来一段时间。我要你叫刘凯接电话。我会向他解释。“刘烨不得不承诺。

在电话中,梁冰小心翼翼地告诉她有关前往台湾的旅行*,原告刘凯,并诚恳地向刘凯道歉。梁冰的坦诚,刘凯,他的怨恨和委屈,立即度过了天气。

他为自己对梁冰的误解感到羞耻,并钦佩梁冰的深刻内涵。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自尊和自尊。你和你母亲私下咒骂的事情确实是绅士的肚子。

当他想到这件事时,他安慰梁冰说:“我很好。你可以放心,你会留在台湾*海湾。做完你认为应该做的一切之后,回来,我相信我能做到当时玩老了*老虎。“好笑的梁冰笑得很开心。

在陈太太的前七个人之后,梁冰辞去了陈英民的职务,并告诉他,他很快就会在回到大陆后与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闪过一丝茫然,但他很快就蒙上了一丝真诚的笑容。他对梁冰尴尬地说:“我真诚地祝福你,阿冰!没有什么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开心了。这是一件事。你已经独自呆了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现在,你终于有人伤害了某人。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作为父亲。你的手,交给新郎的手,见证你快乐和美好的时刻,是吗?“

梁冰的眼泪无法控制地落下,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没有更好的结局了。

所以她高兴地点点头,愉快地说:“谢谢你,我父亲,我回到刘凯后第一次告诉你,我会借此机会陪你去我们美丽的红城。也许当你堕入我们一见钟情红城,你不愿意回台湾。“

梁冰的幸福时刻也感染了陈英民。由于陈太太生病离开,他似乎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

在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很好。在一尘不染的天空中,偶尔会有一些白云缓缓飘过,微风吹过,空气中充满了早春所有东西回潮的气息。

当她和陈英敏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不情愿地说:“阿冰,我真的希望你和刘凯住在台湾*湾,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见面,而不必过山和水。“

梁兵不得不安慰他说:“现在交通已经发展得很好,但是还是比较容易满足。我会有时间,我会稍后再来看你。”

飞机抵达香港后,梁炳刚刚下飞机准备改乘从香港飞往武汉的航班。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阿兵,你是阿兵吗?”

(待续)

在陈太太的葬礼前一天,梁炳思想到了这件事,决定向陈英民露脸。她想要一些感情,她只能停留在嘴唇上,躲在她的心里。

看着陈英民因妻子的死而悲伤的目光,她真的无法忍受。然而,有些东西被打破了,它们很混乱,她决定赶去。

因此,当大家晚上离开大厅时,她低声说道,但坚定地对陈英民说:“陈先生,谢谢你和我的妻子一直对我的爱。我决定把她当作女士和女士。”送她去和平的土地,多年来回报你的夫妇的照顾和照顾。我希望你能实现我的愿望。“梁冰膝盖着,期待着看着眼睛。陈英民。

陈英民感到震惊,急忙帮助她,嘴里嘟:道:“不要成功,阿兵,这对你们感到委屈!”

梁冰坚定地说:“我不愿意受到委屈。我愿意这样做。你和我的妻子对我很好。我这辈子都不敢相信。我只记得它。我很小心关于这一点,但我希望你能完成它。“

陈英敏看着梁冰毫无疑问和果断的表情,他的心情好坏参半。他知道梁冰的心,她想以这种方式打破他对她的看法。陈太太说这很好。他非常喜欢梁冰,深爱着它。

梁冰的美丽,梁冰的知识分子,梁冰的善良和理解都是吸引他的地方。但是,他和他的妻子非常高兴。他只能隐藏自己的爱,以防止他的妻子受到伤害。他不知道女人的直觉非常敏锐,陈太太已经很了解他了。他不知道他的妻子在他去世前想和他和梁冰相匹配。

看到梁冰如此坚定,他只能实现他冲动的痴迷,成为一个成熟的梁冰。尽管他内心深处数万件事情深感悲痛,但他似乎没有比完成它更好的选择。

梁冰还很年轻,将来还有更好的生活在等她。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坏老头,没有必要把她绑在她身边。考虑到这一点,他松了一口气。最好的爱是放弃你所爱的人,让她达到她所有的愿望。

陈英民俯身向梁冰举手。他亲切地说:“好冰,你很难有这种孝道。我感谢你为我的妻子。”

梁冰的眼泪无法停止流淌。它很开心,很动人。她知道她的决定完全切断了她与陈英民之间的关系。从那以后,与他们一起,这将是一种深刻的感情。

既然我答应成为他们的正直女人,我也必须履行义人的责任。首先,在陈太太的葬礼上,我会尽我所能发挥我的正义女人的作用。

折腾之后,梁冰太忙了,不能打电话给刘凯。在陈太太被埋葬之后,她突然意识到她已经在台湾待了好几天,而她还没有联系刘凯。

所以她急忙拨打了刘凯的电话,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答。梁冰的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兆,她很快就打电话给刘烨的电话。当手机连接时,刘烨的头捂着脸问她:“好吧,你梁亮,刘凯因伤口感染已经住了很多天。我没有看到你,我也没有看到你的电话。你怎么了?“

梁冰惊慌失措地说道:“我去了台湾*海湾。在我到达的那天,陈太太不幸死了。经过一番忙碌,我不在乎联系刘凯。现在别人怎么了?”

于烨叹了口气说:“他现在好多了。如果你很忙,花点时间回来?毕竟,刘凯病了,需要你的安慰和陪伴。”

梁冰困难地说:“我要待几天,等待陈太太充满前七个人离开。毕竟,当她活着的时候,我不瘦,为了报答她的爱情我把她作为一个正直的女人送她去埋葬,所以我不能回来一段时间。我要你叫刘凯接电话。我会向他解释。“刘烨不得不承诺。

在电话中,梁冰小心翼翼地告诉她关于前往台湾的旅行*,原告刘凯,并向刘凯致以诚挚的道歉。梁冰的坦诚,刘凯,他的怨恨和委屈,立即度过了天气。

他为自己对梁冰的误解感到羞耻,并钦佩梁冰的深刻内涵。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自尊和自尊。你和你母亲私下咒骂的事情确实是绅士的肚子。

当他想到这件事时,他安慰梁冰说:“我很好。你可以放心,你会留在台湾*海湾。做完你认为应该做的一切之后,回来,我相信我能做到当时玩老了*老虎。“好笑的梁冰笑得很开心。

在陈太太的前七个人之后,梁冰辞去了陈英民的职务,并告诉他,他很快就会在回到大陆后与未婚夫刘凯结婚。

陈英民闪过一丝茫然,但他很快就蒙上了一丝真诚的笑容。他对梁冰尴尬地说:“我真诚地祝福你,阿冰!没有什么比听到这个消息更让我开心了。这是一件事。你已经独自呆了这么多年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现在,你终于有人伤害了某人。如果时间允许,我想亲自参加你的婚礼,作为父亲。你的手,交给新郎的手,见证你快乐和美好的时刻,是吗?“

梁冰的眼泪无法控制地落下,她知道她和陈英民之间没有更好的结局了。

所以她高兴地点点头,愉快地说:“谢谢你,我父亲,我回到刘凯后第一次告诉你,我会借此机会陪你去我们美丽的红城。也许当你堕入我们一见钟情红城,你不愿意回台湾。“

梁冰的幸福时刻也感染了陈英民。由于陈太太生病离开,他似乎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

在梁冰离开台湾*的那天,天气很好。在一尘不染的天空中,偶尔会有一些白云缓缓飘过,微风吹过,空气中充满了早春所有东西回潮的气息。

当她和陈英敏在机场挥手告别时,陈英民不情愿地说:“阿冰,我真的希望你和刘凯住在台湾*湾,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见面,而不必过山和水。“

梁兵不得不安慰他说:“现在交通已经发展得很好,但是还是比较容易满足。我会有时间,我会稍后再来看你。”

飞机抵达香港后,梁炳刚刚下飞机准备改乘从香港飞往武汉的航班。他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阿兵,你是阿兵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