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恶化、诉讼缠身 拉夏贝尔断臂求生前景难料

?

Lachabel(.SH)一直在扩展其品牌,并开设了一家大型商店,现在对性能已经感到厌倦,因此不能继续生存。股权质押违约和诉讼失败的问题也为其未来发展增加了很多风险。

10月16日晚,拉夏贝尔(La Chapelle)宣布其控股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克沃克”)继续亏损,无法继续经营。拟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

鞋类行业的独立分析家上海良奇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在接受《财经》通讯社采访时指出,拉夏贝尔最初制定了多品牌,全直接的发展战略,这非常大本身。如今的压力是减轻绩效压力并逐步集中精力。但是,它仍然面临着大股东的股票质押可能会发生暴力行为,环境寒冷的风险,未来的挑战也很大。

断臂生存

La Chapelle在公告中表示,Jack Walker在2015年被La Chapelle收购后主要经营服装品牌OTR。该品牌仍处于培育和发展的初期,品牌竞争力不强。资本投资方面,利润前景不容乐观。

“根据2019年9月30日的账面价值,杰克沃克破产清算对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公司合并报表净利润的影响不超过-4100万元。”拉夏佩尔在公告中说。

从数据上看,杰克沃克2018年总资产为17.36亿元,净资产为-16.67亿元;营业收入1.71亿元,净利润-1.62亿元。

La Chapelle在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说,该公司目前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并积极实施战略收缩,专注于发展女性核心业务和非核心业务。增长前景不确定。并且,根据当前的业务状况,预计未来会有大额亏损或需要更多资本投资的企业将大大减少或停止资源投入。

在业界看来,该公司的更大意义在于节省绩效并应对退市风险。程伟雄在接受《财联日报》采访时说,拉夏贝尔在2018年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从2019年上半年的表现来看,将亏损变成今年的挑战非常大,因此2020年的压力很大会更大。这意味着摘牌的风险在增加。

“目前,公司已经建立了以主要女装品牌为核心的差异化发展方向,缩小了男装品牌Pote,JACKWALK和MARCECK的业务发展规模,保留了核心商店并整合了男装团队以提高资源的投资回报率。”关于未来是否会继续出售资产,拉夏贝尔向金融联盟记者强调,该公司的其他品牌均以提高利润为核心,积极缩小业务发展规模并减少资源的无效投资。

性能压力

业内人士认为,刚刚上市两年的拉夏贝尔(La Chapelle)并没有给资本市场一个完美的业绩答案,而是继续处于亏损的泥潭。

《金融新闻社》记者注意到,该公司上市第一年的净利润有所下降。 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9.9亿元,同比增长5.24%,但净利润为4.98亿元,下降6.29%。

当时,La Chapelle声称坚持建立多品牌集群并坚定地推进品牌业务扩展战略。根据数据,2017年,公司自有的五个女装品牌的比例从84.5%下降至82.7%,男装,童装和投资合作品牌的比例继续增加。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新品牌的培育,公司的业绩有所下降。

2018年,由于女装品牌的表现以及毛利率的下降,拉夏贝尔的业绩直线下降,不仅亏损1.59亿元,而且减少了179家门店。

今年上半年,情况恶化了。拉夏贝尔的净亏损达4.98亿元人民币,并关闭了2,400多家门店。值得注意的是,从2019年1月23日至6月20日,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收到的与收入相关的政府补助总额为2192.55万元,占其经审计的母亲的最新归属。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绝对值为13.76%,已收到该款项。

“从短期来看,拉夏贝尔并不乐观,除非通过出售非主要业务等资产来实现。”制鞋业独立分析师马刚告诉美联社,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国品牌和外国品牌已经在快速时尚领域迷失了方向。从微观上看,拉夏贝尔的内部管理团队薄弱,过于依赖创始人自身的能力,而公司治理需要体现。

工业界认为,自2012年以来拉沙佩勒(La Chapelle)的抢购已经为其当前的表现奠定了隐患。在2011年之前,该公司只有三个女装品牌; 2012年,在确定了“多品牌,直营”业务发展模式之后,推出了男装和童装品牌;截至2018年底,拉夏贝尔(La Chapelle)已经拥有五件女装。品牌,三个男装品牌和一个童装品牌,直营店的数量已从不到2,000家增加到近10,000家。

在这种情况下,其自身的开发速度无法与之匹敌。面对当今的困境,公司董事长邢家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唯一有效的方法是“断臂生存”,关闭亏损商店,出售一些固定资产并优化员工结构。

“ La Chapelle制定了多品牌,全直接的发展战略,这给自身带来了很大压力。它包含对资本和品牌运营能力的测试,而直销增加了公司的保威。”程伟雄说。

内忧外患

面临退市风险的拉沙佩勒(La Chapelle)仍然存在许多需要解决的“内部和外部问题”。

从自身的角度来看,除了绩效问题外,它还面临股权质押违约,诉讼和监管等问题。 8月6日,拉夏贝尔发出通知,指出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邢家兴向海通证券公司(股份公司)质押该公司的限制性股票为1.416亿股(全部为A股)。低于最低性能保证率。不提前回购和不采取履约保证措施,即构成违约。此前,邢家兴先后进行了多次股权质押,累计持有公司1.42亿股,占公司直接持有股份的99.81%。目前,质押违约问题尚未解决。

8月17日,该公司收到了上海市监管局的警告信。上海市监管局认为,拉夏贝尔(La Chapelle)在2019年1月31日的业绩预测中披露的2018年净利润与实际业绩有很大不同,并且没有足够的风险预警来说明业绩从亏损变为亏损。信息披露不准确。不足和不完整。

不仅如此,深陷诉讼案件也令拉夏贝尔无暇抽身。10月15日,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法院对南部县美好家园(博客,微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好家园”)诉拉夏贝尔子公司成都乐微及成都拉夏的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要求成都乐微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89.70万元,成都拉夏负连带清偿责任。对此,拉夏贝尔以一审判决在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方面存在错误,判决成都乐微需承担之赔偿金额过高为由,拟在法定期限内向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其实,不仅拉夏贝尔自身各种问题缠身,其所在的整个快时尚行业情况也都不乐观。近两年内,New Look、Topshop、Forever 21等国外品牌相继退出中国市场,Zara、H&M虽在苦撑,业绩也大不如从前,品牌该如何自救成为业内广泛讨论的话题。拉夏贝尔也开始采取聚焦主业、发力高端、优化渠道布局等措施自救。

“自救需先解困,先瘦身,聚集核心业务,把火力集中在一个产品上。此外还要调整产品设计和定价、优化渠道体系,健全企业治理机制。”马岗指出。

程伟雄也坦言,中国女装企业突出者甚少,大环境欠佳对拉夏贝尔而言,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消费者对服装需求的转变更加趋于个性化、时尚化及流行化,尤其是女装类,差异化需求更大。“拉夏贝尔目前虽然也采取了甩货、加盟等很多挽救措施,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目前还要面临大股东股票质押可能暴雷的风险,未来挑战很大。”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