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大股东不干了!中静集团121亿清仓徽商银行,“杉杉系”及3家外资拟接盘

经过12年的投资,经过近几年的许多争议事件,徽商银行(以下简称“中京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上海中京(工业)集团选择了清仓。

根据经纪公司中国记者的说法,中京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京新华”)最近签署了一份框架协议,在有关方面出售徽商银行的股份,并打算转让价格为6.98元/股。所有股份持有。徽商银行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仲景新华是中京集团在这个万亿级城市商业银行的投资实体。截至6月底,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19.77亿股股票(包括内资股和H股),以及徽商银行共计16.26%的投票权。

谁将接管如此大规模的股权转让?经纪中国记者获悉,“Firshan部门”已收到徽商银行7.31亿股内部股份,H股拟由三家不同的海外公司转让,但三家公司在香港注册。办公室和商业地点完全相同。

此外,中京集团也从此次交易中受益匪浅。根据6.98元的转让价格,相当于PB的1.28倍(相当于6月底徽商银行的每股净资产),总转移收入超过121亿元。

“Firshan”和三家海外公司打算接管

根据联合信贷发布的评级报告,中京新华的主要投资项目是徽商银行,该银行持有该银行境内和H股的19.77亿股股份,享有该银行16.26%的投票权。主要股东。

截至5月底,公司合并口径合计持有徽商银行内资股7.31亿股。其中,中经新华2017年转让的1.7亿股内资股(含股息)尚未完成过户手续,但具有相应的股东权利。

具体而言,中经新华直接持有徽商银行2.25亿股内资股,并通过其控股子公司中经四海持有5.06亿股。后者由中经新华和姗姗集团共同成立。

该券商中国记者获悉,上述股权已全部由“费山”获得。其中,中经新华直接持有的2.25亿股于8月20日转让给姗姗控股,总价15.69亿元。

此外,中经新华与姗姗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18.82亿元的对价将其持有的中经四海51.65%的股权转让给姗姗集团。姗姗集团还实现了对中京四海100%的持股。

以34.5亿元的成本,“福山”将完成对徽商银行7.31亿股内资股的实际控制,占该行总股本的6.01%。

值得注意的是,尚山控股旗下的尚山控股()(.sh)在未计入徽商银行股权之前,持有两家银行,其中包括邹州银行和宁波银行7.06%的股权。()1.81%股权。徽商银行的投资是否违反了该行大股东“两个投入”或“一个控制”的监管要求,尚待确认。

除内资股外,中经新华还通过旗下三家100%控股的海外公司持有徽商银行H股12.46亿股。

三家海外公司分别是:中景新华香港控股2亿7300万股,财富诚信持有5亿3200万股,金港控股4亿4000万股。

来自香港证券交易所的信息表明,上述股权打算转让给三家不同的海外公司。其中,中景新华香港通过龙声持有徽商银行H股2亿7300万股,欢喜荣耀和优越逻辑分别转让了上述5亿3200万股和4亿4000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家公司在香港拥有相同的注册办事处和营业地点,但尚不清楚实际控制人是谁。

此前,有市场传闻称,中国中旺可能被转让给某中经集团持有的徽商银行股权。不过,中旺相关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也从未听说过这些信息。”

仲景进入徽商银行12年

徽商银行成立于1997年,是我国第一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共同组建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安徽省唯一的城市商业银行。截至6月底,该行总资产接近1.1万亿元。

中经集团与徽商银行的关系必须从2007年开始。当时,公司与山山集团重组中京四海为外商合作投资平台公司,共收购徽商银行1.41亿股。

次年,该行再次实施了50亿股的增资扩股计划。增资扩股的原因是股权变动超过50%,国有企业持股超过70%,每股价格低于市场价格70%以上。争论。

中经集团原计划通过转让、参与发行等方式成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但实际转让及增发股份未达到预期数量,仅增发3亿股。

不过,中海四海获得了以民营企业身份参与增资扩股的资格,在徽商银行此前的股权拍卖价格为5.05元/股时,以1.35元/股的价格获得了3亿股。有重大国有资产流失嫌疑在所难免。

2011年,中京集团再次将休宁新华资产管理(后更名为“中京新华”)的股权转让给安徽奇瑞汽车销售公司上市的徽商银行2亿股。每股的单价是市场价格。

徽商银行于二零一三年上市后,中京集团继续增持由中京新华在香港注册的Sun公司Wealth Honest的持股。

截至2015年9月底,在Wealth Honest增持徽商银行5.5亿股股份后,仲景集团实际控制的股份数量超过安徽能源集团,并正式晋升为该银行的第一大股东。

因此,仲景在徽商银行的股权不再被视为公众持股,导致H股的公众持股比率降至24.78%,低于香港交易所证券上市规则的最低25% 。水平。

到2016年6月中旬,徽商银行宣布“首先意识到缺乏公共股权”。然而,从那时起,仲景集团继续增加持股量,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比例也降至不足16%。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徽商银行收入和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9%至153.1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6.7%。按年计算为50.1亿元人民币。

仲景和徽商银行多次未能沟通

随着H股公众持股不足的公告,仲景集团与徽商银行之间的分歧,缺陷甚至矛盾也被摆在桌面上,受到广泛关注。

2016年4月,徽商银行于5月27日发布召开2015年度股东大会的通知,审议包括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期权在内的一系列提案。

5月中旬,在银行首次获悉公众持股不足之后,持有徽商银行4.01%股份的中京四海提交了一份与之前提案相违背的临时提案:终止外国提案非要约公开发行优先股。

钟敬认为,非公开发行H股比发行优先股更有利于解决银行公众持股不足的问题。

在随后的大会上,两个非常不同的提案被一起投票。最终海外优惠发行计划继续推进,中京四海提出的临时提案未经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一年之后,争执重新浮出水面。 2017年3月,徽商银行公布2016年度股息计划,同时披露年度业绩。董事会建议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红利0.61元(含税),比去年同期减少62%。

此外,由于有些事项需要与部分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并考虑到需要更换审计机构,银行决定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暂停对A股发行的审查。

其中,仲景立即反对减持股息的建议,仲景立即向股东大会提交临时议案,将2016年股息提升至2013-2015平均股息水平,要求维持净利润。前三年。 30%的分配水平。

钟静认为,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水平符合监管要求。对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资金补充问题,银行应考虑调整业务计划和非公开发行H股。它不应该简单地减少。股息。

然而,2016年度股东大会的结果显示,徽商银行董事会提交的议案已顺利通过,仲景未能再次提起。

随后,双方讨论了舆论的升级。 2017年6月底,中京集团董事长高忠通过媒体公开轰炸徽商银行,称“徽商银行的公司治理存在问题,但不愿纠正混乱甚至发展为内部人控制。这是问题的根源。 “。

“仲景与徽商银行董事会没有异议。我们只与徽商银行董事长存在分歧。现在外界认为仲景已经导致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暂停,但实际上呢?”高阳当时说。

2017年12月中旬,徽商银行人事变动:前董事长李洪明辞职,总裁吴学敏晋升为董事长。之后,该银行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恢复对A股上市的审查,并很快获得批准。然而,在次年2月,它最终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在2018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由于利润分配计划,仲景和徽商银行再次不同意,仲景提出的临时提案尚未通过。

高阳也再次选择通过媒体发表意见,质疑银行的股息计划,宪法修正案,公司治理,总统候选人等诸多问题。

2000年下半年,徽商银行顺利完成了公司章程修改,董事会换届等重大任务,并于年底重新提交了A股发行计划。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不超过15亿股股票。

徽商银行近日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显示,该行正在积极成立A股发行中介团队并开展工作,包括尽职调查,审计,招股说明书的起草,申请材料的准备等,以及力争在2019年底前提交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上市申请材料。

本文首次发布于微信公众账号:经纪中国。本文内容属于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的立场。投资者应采取相应行动,风险自负。

(编辑:何义华HN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