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知识丨天坛“小历史”与国家“大历史”

  北京的坛庙建筑

  天坛是我国历史上重要的礼仪建筑。北京有“九坛八庙”,也有人说是“七坛八庙” “五坛八庙”。八庙包括太庙、奉先殿、传心殿、寿皇殿、雍和宫、堂子、文庙和历代帝王庙。而这“九坛”中就有圜丘和祈谷坛,天坛就是圜丘和祈谷坛两坛的总称,此外还有地坛、日坛、月坛、社稷坛、先农坛、太岁坛和先蚕坛。

  

  北京主要坛庙建筑分布

  天坛的名称之变

  天坛最早的时候叫“天地坛”,从公元1420年到1534年都是叫这个名字。明朝最初建都于应天府,即后来的南京。朱元璋在南京修建仪式空间的时候,在南郊建圜丘祭天,在北郊建方丘祭地。但是建圜丘和方丘建成后的一段时间,国内灾荒频频发生。于是大家认为,天是父亲,地是母亲,将天地分开进行祭祀,就把父母分开了,他们不高兴,所以就灾难频发。于是他们变了祭祀的意识,是把天、地放在一起来祭,在南京的南郊修建了一个仪式建筑大祀殿,规定在孟春之月,就是正月,在大祀殿合祀天地。

  后来,明成祖迁都北京,“凡庙社、郊祀、坛场、宫殿、门阙规制悉如南京”,“且高敞壮丽过之”,在北京也修建了合祀天地的天地坛,基本上就是现在天坛的位置,最先叫的名字是郊坛、天地坛。嘉靖十三年(1534)后被称为天坛。

  嘉靖皇帝还恢复了四郊分祀制度,南边祭天,北边祭地,东边祭日,西边祭月。根据这个制度就必须要有相应的礼仪建筑,于是他在大祀殿之南建圜丘。现在天坛公园的圜丘,就是那个时候开始修建的。同时还修建了地坛、日坛、月坛、先蚕坛等一系列建筑。现在北京坛庙的基本格局也是嘉靖皇帝时期形成的。

  在修建完这一套礼仪建筑之后,嘉靖皇帝开始为他们改名“南郊之东坛名天坛,北郊之坛名地坛,东郊之坛名朝日坛,西郊之坛名夕月坛,南郊之西坛名神坛,著载《会典》,勿得混称”。“天坛”的称呼一直沿用到1918年。

  

  先蚕坛

  天坛的第三个名称是“天坛公园”,现在天坛门口能看到“天坛公园”的标志。

  20世纪初期,清朝的几位大臣到国外考察,回国之后就建议北京应该修建博物馆、图书馆、公园、动物园等公共设施。1914年,时任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向当时的总统袁世凯提交了《请开京畿名胜》的议案。这份议案提出,以北京的历史名胜古迹为依托修建公园,不仅满足了百姓的需要,同时还能节省资源,建议“择一二处,先行开放”。朱启钤提到第一个先行开放的地方就是天坛。

  但是天坛没有成为第一个公园,如果算上北京动物园的话,天坛是第四个向公众开放的场所。为什么天坛成为第四个开放的京畿名胜?这和袁世凯有关系。袁世凯想当皇帝,也想祭天,而祭天要在天坛进行,这就影响了天坛成为公园的进度。

  天坛的性质之变

  在使用“天地坛”和“天坛”这两个名称的时候,它主要是国家的祭祀场所,是一座祭坛,是国家非常神圣的祭天的地方,具有神圣性和垄断性。垄断性是指,只有国家和皇室才可以使用,老百姓是不可以的。天坛还具有私密性,而且神圣不可侵犯。而等到天坛成为“天坛公园”的时候,它就具有了世俗性、公共性、开放性,同时它也具有了易犯性。这是我们所说的天坛的性质之变。

  

  祭天之礼仪场所

  天坛的形态之变

  明代永乐年间的人去看天坛、嘉靖年间的人去看天坛、清朝乾隆时期的人去看天坛,以及我们现在的人去看天坛,对天坛形象的认识是不一样的。在嘉靖改制之前,天地坛的结构如下图,它的主体建筑是大祀殿,大祀殿之前有大祀门。

  

  “天地坛”时期的格局

  嘉靖改制之后到清代乾隆皇帝改建之前,天坛修建了圜丘建筑群,其工程十分复杂,“嘉靖九年,于大祀殿之南建圜丘,为制三成”,也就是说圜丘共有三层。“其从祀四坛”,即还建有四个祭坛。东一坛大明,大明就是太阳,西一坛夜明,东二坛二十八宿,西二坛风云雷雨,俱二成。上别建地坛,内围圆墙,棂星石门六,正南三,东、西、北各一个,外围是方墙,棂星门也是六个;外围方墙,有四个门,现在这四个门还在,就是昭亨门、泰元门、广利门和成贞门。昭亨门如今就是天坛公园的南门。

  棂星门南门外东南砌绿瓷燎炉,是放柴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毛血池。西南有望灯台,长竿悬大灯,现在的天坛也有望灯台,原先应该是有三根,但是都毁坏了,如今复建了一根,大家去参观的时候能够看到。外棂星门南门外左设具服台,东门外建神库、神厨、祭器库、宰牲亭;北门外又建奉神殿,也就是我们看到的那个皇穹宇,皇穹宇里面要放天和太祖的神版,两边有房子,藏有从祀之神牌;还有銮驾库、牺牲所和神乐观,神乐观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神乐署,此外还有斋宫。

  也就是说,如今我们所看到的天坛,其基本布局是嘉靖皇帝时期定下来的,不过后来又稍微发生了一些变化。嘉靖十一年,又建了崇雩坛,用来祭祀雨雪。另外就是我们刚才谈到的,嘉靖十七年的时候,大祀殿被拆除,在其原址修建了大享殿,这个大享殿就是今天祈年殿的前身。

  

  嘉靖改制后到清代乾隆改扩建前的格局

  天坛形态发生较大变化的另一个时期是在乾隆年间,从乾隆年间到八国联军入侵之前这段时期则一直保持着同样的状态。

  乾隆年间国家繁盛,乾隆皇帝又特别尊崇礼仪,所以对天坛进行了一些改建扩建,包括新建了斋宫,修理了坛墙,拆掉了崇雩坛。圜丘坛也做了一些改变,包括把石头换成艾叶青石等;另外,把大享殿改成祈年殿,更换了大殿颜色。嘉靖皇帝修建的祈年殿也分为三层,最上层是蓝色,中间是黄色,下面是绿色。乾隆皇帝把它们都改为蓝色,我们今天见到的蓝色就是当时改过来的。另外,乾隆又在天坛外建了一个西门和一座钟鼓楼。

  上述这些基本上就是乾隆时期完整的天坛的外形,当时的天坛只有两个门,而且都开在西边。这是为什么呢?大家知道,我们北京城的中轴线南端是永定门,永定门往北,右边是天坛,左边是先农坛,皇帝是从北边来的,祭天的时候要从西门进。所以天坛的正门是西门,面向中轴线。

  这样一种比较完整的建筑规制持续到1900年前后,也就是说到19世纪末,天坛都基本上保持了这个样子。但是从1900年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天坛的形态又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这一时期天坛被占领、被拆除,遭到蚕食和破坏。我们刚刚说的牺牲所就被拆除了,牺牲所遗留的一些残破的东西现在置于斋宫的旁边,所以说,如今天坛的形态已经是不完整的了。

  自20世纪70年代初期,我们又看到了一种情况,就是有一些单位开始从天坛的区域搬离,天坛在整体上回到它比较原始的状态,建筑设施也得到普遍的修缮和恢复。在“十二五”期间,天坛北里北区的8栋居民楼先后搬迁,天坛医院、北京口腔医院、中国医药生物制品鉴定所等单位也要搬离。可见,天坛的形态在未来应该会有一个新的变化。

  天坛的功能之变

  在名为“天坛”和“天地坛”时期,天坛是国家祭祀礼仪的场所。明代皇帝在天坛的祭祀活动总共约140次,包括合祀天地、正月祈谷,还有冬至祭天、夏日祈雨,以及告祭等活动。清代的皇帝比明代的皇帝更加注重祭祀活动,他们在天坛的祭祀活动达到500多次。

  到了天坛公园时期,它的功能特别多,而且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公园应有的担当,其繁杂的功能已经让人感到眼花缭乱。简单来说,公园的一个功能就是民众休闲娱乐的场所,这一点在天坛的表现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都在那里打太极拳、跳舞。

  此外,天坛的建筑设施和空间布局本身就有非常深刻的文化含义,在天坛公园内举办的各种陈列展览,以图文、实物并茂的方式,给大家展示多方面的知识,这是天坛传播传统文化的功能。

  

  维护城市生态功能的“北京之肺”

  天坛公园还有城市生态的功能,很多人都说天坛是北京的肺,天坛的绿地面积达到163万平方米,还有6万多株树木,这对北京的生态环境发挥了很重要的调节功能。

  天坛公园还承担了一定的避难功能,比如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在这里搭起了很多帐篷,大约6万多人在天坛避难。

  我觉得,无论是娱乐功能,还是生态功、避难功能,都是公园应该承担的公共设施的功能。

  有意思的是,天坛在历史上有这么一段时期成了北京的菜篮子,发挥了经济生产方面的功能。比如,1960年制定的天坛公园土地使用的近期规划中就提出,要以农业为基础,以粮为纲,充分利用土地生产蔬菜,供应城市。以这个为原则,从1960年开始,天坛公园就开始大量种植果树,1980年的时候,它的果品年产量能达到80万公斤。

  

  北京的“菜篮子”

  军事的功能更不是一个公园应该承担的了,但事实上天坛在好多次战争中都承担了这个功能,包括八国联军侵华和日军侵华,都曾把天坛作为重要的屯兵之地。现在天坛的一个垣墙上,还有侵华日军部队驻兵遗址的标志牌,记录着它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历史,也发挥过这样一种不应该由公园承担的功能。

  天坛之变与国家“大历史”

  天坛的名称之变、形态之变、功能之变,都与我国的历史进程息息相关。

  天坛是我国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目击者和亲历者。如果我们把天坛比喻成一个人,那么他可能就看到并亲身经历了这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比如明朝永乐迁都北京、嘉靖年间的大礼议事件、明朝和清朝的更替、八国联军侵华、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及中美建交等。这些都是对中国历史,甚至对世界历史都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天坛看到了这些事件,天坛也经历了这些事件。

  天坛是国家历史的受动者和反映者。天坛的建造和在不同时期的改建与修建,总是和重大的历史事件相关,它往往是某个重大历史事件的一个结果,同时也通过它自身反映这些历史进程与变化。而且,天坛的建造也和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很多观念与制度变革相关联。

  天坛的形态反映着中国人的宇宙观及其特有的表达方式。1998年,天坛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对天坛的评价是:“北京天坛建于公元15世纪上半叶,坐落于皇家园林之中,四周古松环抱,是保存完好的坛庙建筑群。无论在整体布局,还是单一建筑上,都反映天地之间的关系,而这一关系在中国古代宇宙观中占据核心的位置。同时这些建筑还体现出帝王将相在这一关系中所起的独特作用。”

  

  “天圆地方”

  天坛还是国家历史的推动者和参与者。就以天坛公园的开放来说,如果说人们生活方式的变革是最为深刻的历史变革的话,那么公园的开放就使人们朝向现代化的生活方式迈进了一步,天坛成为大众的公园,显然是有助于这个进步的,它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和以前不同了。天坛公园和其他公园一起,改变了北京城市空间的格局,也使北京出现了专门的开放性的公共活动空间,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

  天坛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天坛自身的变化和国家的变化是紧密相连的,我们要想看到国家的变化,其实是可以找到像天坛这样一些点去观察的。在北京,有很多像天坛这样的历史古迹,比如雍和宫,还有我们现在所在的国子监,这些地方其实都是一些微空间,是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的微空间,对这些空间的历史的解读,能够帮助我们用历史的视野去观察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生活的地方。

  供稿丨孙莹炜

  制作 | 前进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 组编

  孙莹炜?责编

  ISBN 978-7-301--5

  52.00元

  2019年5月出版

  有思想|有温度

达到当天最大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