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解密: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在哪

?

□记者王美玲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提出了“西部海陆新渠道”的概念。 “新”频道在哪里? 8月15日,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交通研究所交通运输服务与物流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谢玉荣,草案编号为《规划》。

新内涵

在设计顶层时,它既是运输渠道又是物流,贸易和工业合作渠道。

西部地区的传统海上通道是从华东地区到珠江三角洲地区的长江沿岸。《规划》施工的主要通道是从重庆和四川向南,通过北部湾港口出海。

“就空间而言,这是一个新的渠道。”谢玉荣表示,这个新渠道并非基于零非零基础,而是以促进中新合作的南向渠道为基础。目前,重庆和四川都已经开通了北部湾港的固定班级。方向和路线靠近新通道。 “西部海陆新渠道”的概念在国家层面得到明确界定,有利于促进这一渠道的规模化。

从战略定位的角度看,西部新的陆海通道不仅是运输渠道,也是物流渠道,贸易渠道和产业合作的渠道。 “我们希望从顶层设计的角度出发,推动新的渠道向这个方向发展,成为西部地区。进一步提升西部开发开放水平的战略渠道。”

谢玉荣说,中国不仅要发展外向型经济,还要扩大内需,加强和扩大国内市场,西部地区不再是开放的边缘。通过新的渠道,它将进一步推动西部地区的发展。四川为新兴市场奠定了开放的基础,如果抓住机遇,它可能成为一个中心。

在外部,西部地区毗邻东盟地区,具有良好的贸易合作基础。这是扩大“一带一路”的关键领域;鲁海西部新通道连接北方的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的南方丝绸之路,协同作用长江经济带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新渠道的建设,西部地区在中国发展中的作用将更加突出。

新模式

坚持市场领导,政府推广,激发各种市场参与者的活力

《规划》多次提到“优化渠道建设和运营模式”“渠道建设应以市场为主导,政府主导”,并提出通过渠道建设,激发各种市场参与者的活力,发展新兴产业和新兴商业模式,推动相关地区的产业正走向价值链的高端。谢玉荣认为,借助西部新的陆海通道,四川可以积极参与国际产业分工,建立国际供应链。

目前,四川,重庆等西部省份正在与各铁路局及相关港口合作,建立渠道运营平台,建设渠道运营中心。

作为重要的国家贸易物流中心,成都必须积极发挥优势,加强与相关企业和部门的合作,降低检验成本,提高通关效率,优化运营组织。另一方面,合作将进一步扩展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贯穿南北的大型物流通道,连接欧洲和东南亚。依托这个渠道,四川可以考虑建设相应的物流园区和工业园区,以促进渠道和产业。

“成都是中国西南地区的两个中心之一。必须充分发挥工业平台的辐射效应,形成产业的溢出效应。”谢玉荣说,借助上海,苏州,南京等周边城市的发展模式,以成都为中心,在有效聚集资源和产业后,借助物流发展和平台建设,带动周边城市共同开展国际合作,形成完善的产业分工体系,促进区域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