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 香港靠的是什么?

?

香港对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依赖是什么?

位于香港岛中环金融街8号的香港着名地标国际金融中心矗立。它面向维多利亚港,见证了香港在国际经济中所经历的深刻变化。

它是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是香港回归以来的经济成就之一。

根据2018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香港已迫使新加坡和东京成为世界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它在纽约和伦敦也被称为纽波特港。

如果说一百年前,香港的金融业依赖贸易和交换,那么近几十年来,香港金融业的发展离不开大陆。

无论上市数量还是市值,内地企业在香港股市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e33b3af9e499426a8c3a95ceefc72491.png

香港中环有很多写字楼。中国新闻社记者张玉社

内地有助香港的金融繁荣发展

香港与内地金融业有着天然的联系。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改革开放后,大量西方国家的资金涌入香港,希望开拓大陆市场。与此同时,内地经济的快速发展也需要利用香港的融资。

内地的开放使香港成为中国与世界的桥梁。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表示,中国新闻社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大陆是香港的腹地。内地为香港的金融市场,金融供应和金融创新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内地对香港金融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20世纪80年代初,大陆在改革开放初期吸引了众多香港公司到珠江三角洲地区投资设厂加工材料。随着内地与香港经贸关系的日益紧密,红筹股和H股已经出现。

红筹股一般是指在香港注册上市但在内地拥有控股权的上市公司。 H股是指直接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国有企业。

1992年,香港股市迎来了第一只红筹股中国国家资本集团的涂料生产公司海虹集团,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 1993年,第一个H股青岛啤酒也在香港上市。

随着中国鼓励中国企业向外扩张,香港股市迎来了一股红筹股和H股。

分析人士指出,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香港的大中型企业基本上已经上市,甚至将香港股市变成了一个被批评的“房地产市场”。内地企业在香港的上市无疑改变了香港股市的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2003年,大陆与香港签署了《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以支持双方进一步加强在银行,证券和保险领域的合作。

政策“门户”,也加快了内地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步伐。

2004年,中国互联网巨头之一腾讯在香港上市,以每股3.70港元的价格出售了4.220亿股股票。根据发行价,腾讯的市值约为62亿港元。截至8月9日收盘,腾讯的股价已上涨约91倍,总市值为332,334.69亿。

不仅腾讯,还有包括华为和大江在内的众多顶级公司都在香港上市。从21世纪初的不到100家到今天香港近50%的上市公司,有人称之为“港股A股”。

今天,香港是亚洲第四大股票市场,也是全球第八大股票市场。

东方汇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指出,由于香港本身经济规模不大,内地企业已经丰富了香港股市。大量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使香港的国际财务状况更加稳定,名副其实。与此同时,这也使香港在过去十年中分享了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成果。

ba93fe61b0b44198b257dc9b7f091ba4.png

中国新闻社记者张伟(香港分社)图片

从筹集的资金规模来看,在香港回归之前,内地企业筹集的资金水平为一二十亿港元。回归后,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的资金规模飙升,2014年达到峰值558.86亿港元。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特聘教授冯晓云表示,中国巨大的资本市场和企业需求促进了香港金融业的发展。

“大陆因素本身就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崛起的动力。香港资本市场的很大一部分是由内地客户提供资金。内地企业在香港的首次公开招股也推动了香港的金融发展。”冯小云说。

根据德勤的统计数据,2018年全球五大融资公司分别是软银(1,652亿港元),中国铁塔(588亿港元),小米集团(426亿港元),西门子医药(390亿港元)和美国该集团评论(港币331亿港元,香港证券交易所有三家单一公司,均来自内地。

可以说,香港证券交易所在2018年重新获得全球首次公开募股筹资冠军,超过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和东京证券交易所。内地公司有所贡献。

此外,近年来,香港和内地不断发展新的互连工具。

2014年11月,上海和香港证券交易所开业,上海和香港通过了“首秀”。大陆与香港之间的资本对接取得了历史性的飞跃。 2016年12月,深港通正式启动; 2019年2月,债券市场级市场信息平台启动.

冯小云表示,沪港通等工具的开通不仅将国际资金带入大陆,还将大陆资金引入香港,使香港股市“一直活跃起来”,这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非常重要。重要。

2009年,香港成为第一个离岸人民币中心。

在过去10年中,作为跨境人民币使用政策的最佳试验场,香港已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的先发优势,并已成为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中心,拥有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人民币基金池。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人也将粤式点心的概念挪作入金融市场,并创造了“点心债”这个词,用来指近年来新兴的离岸人民币债券。

自2007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首次以人民币计价和人民币计价债券发行此类债券以来,点心债券曾被超额认购并被抢劫。

中国银行(香港)首席经济学家EZ指出,自回归祖国以来,香港金融业的国际竞争力和全球影响力并未受到经济增长缓慢的影响。相反,它已经抓住了大陆企业的大规模上市及其融资。人民币国际化的历史性机遇实现了从区域金融中心向国际领先金融中心的跨越。

“一带一路”与广东,香港,澳门大湾地区

为香港带来新机会

“超级联系”已成为香港过去两年对香港未来的正式描述的一个高频词。

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活动中表示,香港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是连接内地与其他“一带一路”国家的双重门户。许多独特的优势有利于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良好工作。 “超级联系。”

鄂志珍指出,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在融资方面具有天然优势。 “一带一路”建设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有必要建立强大的投融资渠道。香港可以提升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综合竞争力,并获得更多发展空间。

28f1a4b4aea5401f8d735f925dab435c.png

中国新闻社记者谭大明摄影

香港也可以成为广东,香港和澳门建设的“超级联系人”。

2017年7月1日,《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在香港签名。 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被引入,广东,香港和澳门湾区的战略定位是建立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技术创新中心。

冯小云说,香港的金融业正在老龄化,停滞不前。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的金融创新表现不佳。对广东,香港和澳门的科技创新投资支持不如深圳。

2013年,阿里巴巴放弃在香港上市。当时,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陆兆宇表示:“今天的香港市场,研究和消化新兴公司的治理结构需要时间。我们决定不在香港上市。“/p>

2017年6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宣布计划在主板和创业板之外推出创新板。香港联合交易所创新委员会框架咨询文件的原因解释了为何香港市场仍然存在缺陷。 “有一些内地新兴经济产业和其他高增长公司选择在其他市场上市。”

邵宇指出,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无疑是对香港市场的刺激。它肯定会引发一个新的董事会,以促进新经济企业的上市或考虑这方面。

随着众多技术创新公司聚集在广东,香港和澳门的大湾区,香港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根据2019年知名国际风险投资研究机构CBInsights发布的数据,大湾区9个城市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在过去五年中从2个增加到16个,约占6个全国独角兽企业的要点。一。独角兽公司的总估值从120亿美元飙升至467.6亿美元,增长289.7%。

“粤港澳大湾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成立,对香港来说是一个机遇。一方面可以弥补香港金融创新的不足,以及另一方面,它可以使香港发挥更大的金融人才。“冯小云说。

2018年4月30日,香港交易所“新兴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改革生效,允许拥有不同权利的公司在香港上市。这是香港联交所推出的25年来最重要的上市改革。它首次为拥有不同权利和无利可图股份的生物技术公司敞开了大门。

从那时起,大量新的经济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涌入香港,包括小米,美团,盈科,海底捞和中国大厦。当时,香港交易所甚至有八家公司同时敲门。

在最近由英国发布的“2019年全球最有价值十大交易品牌”中,香港交易所将纽约证券交易所推至第二位,仅次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值得注意的是,《纲要》也明确提出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其中,香港应在金融领域发挥主导作用,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为“一带一路”服务创造投融资平台。

张延生指出,广东,香港和澳门的下一步将是促进人员,货物和资金的跨境流动。资本流动的自由化和便利化将大大提高香港与内地之间互联互通的效率和便利程度。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大陆现在变得富裕起来。对财富管理和金融服务需求的需求很大。这是香港金融中心转型升级的机会。促进广东,香港和澳门的经济和金融发展。“张燕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