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奶奶”走了 但“向日葵”还留在人们心中|梵高

?

深挖| “梵高奶奶”已经消失,但温暖的“向日葵”仍然留在人们的心中

文字|郭庆林

8月1日,83岁的“梵高奶奶”常秀峰离开。来自南方城市合江的农村老妇人用一百幅画留下了村里的记忆,给人们的心中留下了爱与温暖。

6b19-iatixpm7918504.jpg

这位70岁的祖母拿着刷子画画,用刷子在她的记忆中描绘了农村家乡。画作的花草树木,田野,风俗和风俗都传递着温暖,触动了人们的心灵。她曾在香港举办个展,曾两次登上“陆羽并签约”,法国着名摄影师Sluben和其他名人收藏他们的画作,众多媒体纷纷报道.

4da6-iatixpm7918569.jpg

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农村的常秀峰在妻子去世后带着儿子来到广州。一次偶然的经历使她发现了她的绘画才华。面对孙女对乡村榕树,高粱和芝麻花的怀疑,常秀峰放弃了语言的抽象描述,拿起孙女的蜡笔画在白纸上。

9393-iatixpm7918623.jpg

通过这种方式,一个红色透明的山,纸上生动的动物,生动地回答了孙女的困惑。渐渐地,张秀峰的画作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她一直在画这样的画。

b7d4-iatixpm7918683.jpg

阳台是常秀峰的工作室。他的儿子江华在他的书中写道:“夏天,台风和大雨正在肆虐。母亲经常坐在那里,专注于她对家乡的记忆。”通过这种方式,一幅彩色画作诞生了。在一个小阳台上,常秀峰经常在画画时朗诵:“这棵树是山脉亲戚面前河边的一棵白杨树.这个人是我的邻居.”

9138-iatixpm7918752.jpg

虽然她在这个城市,但是常秀峰一直生活在她记忆中的美丽国度,她把她的记忆搬到了人们的眼前,并在一个小框架中修复了逝去的美好时光。

f3b0-iatixpm7918871.jpg

常秀峰的风格简约明快,具有“印象派”情怀,所以人们称她为“梵高奶奶”。这个标题也与她画的向日葵有关。绘画中的向日葵群集向公众开放,让人感受到生命的力量。

1e01-iatixpm7918966.jpg

常秀峰在“陆羽有合同”中公开宣布“PK”梵高并说:“这种向日葵不是我画好的!向日葵应该种在地上,必须有水才能生存。”她说梵高正在画向日葵。当心情绝对不好时,太悲伤了。这种简单可爱的角色现在将是“很多粉末”。

45ca-iatixpm7919014.jpg

梵高奶奶也很喜欢她的画作。她将城市与钢筋混凝土森林进行了比较,因此她绘制了一张图片《水泥森林》,这与通常的鲜艳色彩不同。这幅画是黑暗的,建筑物,汽车和行人都是机械布置的。这也可能是梵高的祖母不愿离开乡村的原因。

7c65-iatixpm7919099.jpg

82eb-iatixpm7919174.jpg

她的画是现实主义。一旦她在树林里拿起一片有三片树叶的树枝,就把它带回家并逐一追踪。孩子问她为什么要画叶子上的缝隙,她回答说:这会使一些事情变得不真实,然后涂上它们。它真的不像。它看起来很漂亮,但事实并非如此。“

正是因为她真实的画作,2006年的记者《河南商报》能够找到画中的山村并为她拍照;因为真相,人们会从梵高祖母的画作中看到“乡愁”。

c486-iatixpm7919231.jpg

“梵高奶奶”总是把她的家乡视为最美丽的地方,她从未将自己视为名人。对于这幅画所收到的稿件费,她想知道“一些纸篓比土地强”;即使她来到这个城市,她也像过去那样节俭;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采访中,她总是很坦率。在接受了陆羽的采访后,“梵高奶奶”为陆羽画了一幅肖像。画中的陆羽略显肥胖,旁边有一片太阳。梵高对陆羽说:“你是一个会发光的人。”

ae38-iatixpm7919311.jpg

十多年来,“梵高奶奶”创作了一百多件作品。在这些画作中,她记忆中有四季的山川。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有人民的习俗,历史场景,以及她去过的紫禁城,长城和圆明园。包括“梵高奶奶”的画作。在《梵高奶奶的世界》中,她还出版了第一本面向儿童的国家图画书《俺们农村》。

6664-iatixpm7919401.jpg

d0d1-iatixpm7919466.jpg

“梵高的祖母”的纯洁感动了很多人。她无法在城里画高楼。她喜欢用强烈的色彩表达对乡村的热爱。那些善良和爱情已经成为梵高祖母的忠实记录。

744f-iatixpm7919562.jpg

在收集了梵高祖母《石榴树》的画作之后,法国摄影师Sruben说道:“梵高和我一样,不是用机器和笔来展示艺术,而是用心。”/P>

44b9-iatixpm7919658.jpg▲《石榴树》

如今,“梵高奶奶”远离我们,她回到了她所爱的土地,正如她的儿子江华所说:“出生在斯里兰卡,在斯里兰卡长大,在斯里兰卡睡觉。”我们很幸运拥有这样的智慧。老人可以让我们感受到她的快乐,温暖和爱。

18d6-iatixpm7919734.jpg

主编:王亚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