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毕业生李雪琴:做网红 得和自己和解|网红

?

北京大学毕业生李学勤:做网红,要和自己和解

“在新浪网上有一个博主,谁比我更社交?”李学勤的“灵魂问题”让现场大笑。自从今年1月吴亦凡的口号以来,李学勤以其独特的东北口音,金发和持久的“感人的瓷器”明星一直在社交媒体上。她最有特色的社会形象是固定的句子:“王倩媛/吴一凡/严大伟.你好,我是李学勤.”

2517-iatixpk8347467.jpg

出现在成都参加微博红人节,李雪芹将发色变成了蓝绿渐变,这似乎更加独立。然而,李学勤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铁杆”,但他谈到了已经流行了半年的互联网红的新身份,以及略显安静内容的内容。

问题在于亲戚和社会在炽热之后质疑她:作为北京大学的毕业生,接受国内最好的高等教育,但做自我媒体“不做生意,卖疯了”,是吗?浪费国家资源?李学勤认为,这些都是误解,不仅是对自己学历的误解,而且是对互联网身份和行业的误解。 “我以前学过广告,这是我的事。”李学勤说,从平原到网红,她觉得最明显的误解是每个人都认为网红的工作资金正在快速前进,而且每天都很开心。至少对她来说,虽然微博认证是一个有趣的博客,但李学勤承认,有趣的是背后有很多压力,有悲欢离合,而不是一个隐藏悲伤的短视频狂欢。

“净红色”这个词是无辜的,你可以理解我是一个内容创作者。“李学勤不愿意撕下净红色标签,因为她认为“净红”这个词本身是中性的,在某些情况下没有耻辱感。作为内容创作者,李学勤想要设计,计划和协调关系,他必须写作和写作。工作很复杂。加上起点太高,每个人的期望也都很高,她已经惊慌了一段时间“有时候我每天都睡不着,我正在思考这些事情。”李雪琴说,做网红不会比以前更开心,但做网后在接受了自己的不满之后,他和好了。

现在李学勤仍然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社交活动,并且还试图制作主要是幽默的美女视频。不过,李学勤仍然希望从媒体上完成她未完成的记者的梦想。 “我没有长期技能,我很擅长,而且我有很强的同情心。”李学勤说,她试图写一篇专栏文章并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想法。她将尝试在下半年进行采访,重点关注当代青年的情感问题。那些快乐的人,采访他们,“为什么你比我更幸福?”

红星记者钟允妮彭向平摄影记者王洪强

主编: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