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场馆建设大发展 从“莲花”到“花冠”

本赛季的中国网球公开赛正式迁至奥林匹克公园国家网球中心 体育馆的东侧是中央体育馆,可容纳12,000名观众。它因其莲花般的外观而被命名为“莲花”体育场。 “莲花”在西方出现后不久,一座屋顶可打开的网球馆正在建设中,该馆可容纳10,000名观众,暂时被称为“花冠”。 下个赛季投入使用后,中国网球将在体育场馆等硬件设施上达到世界最高水平。这场酝酿多年的网球锦标赛终于有了一个“模式”

“莲花”诞生于奥林匹克时代。它的名字和形象简单朴素。它无意中融入了古代中国人温柔优雅的情感,具有中国传统特色。“花冠”这个词关注中国网的长期发展,代表了世界的观点。 这两个名字的结合有“发扬过去,开拓未来”的雄心

如果你可以取这个名字,你可以改变它。 此外,除了四场历史悠久的大满贯外,绝大多数世界网球比赛都不能自信到以一个人的名字来命名体育场,而只能以“中央体育场”或“网球中心”来命名 仅仅六年的经验之后,搬进新家只是最近的事情。 还没有稳定的立足点,那么为什么要给这个新家庭命名呢? 然而,仅从体育场的硬件配置来看,我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未来顶级赛事的雏形正在逼近。

每场世界级的比赛都有一个宏伟的体育场。每个宏伟的体育场都应该有一个响亮的名字。 在这里,名字不仅仅是一个名词,还承载着历史和文化的积累。

2000年,墨尔本公园(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场地)将其中心体育场命名为罗德拉瓦尔体育场,以纪念这位在一年内赢得所有四项大满贯冠军的英雄。 罗兰加洛斯(法网公开赛场地)位于巴黎西郊,是四大大满贯中最小的场地。中央体育场在2000年被命名为菲利普查特里耶体育场(Phillip Chatrier Stadium),以纪念那一年去世的前法国网队协会和国际网队协会主席。 美国公开赛的中央体育场是阿瑟阿什体育场,以纪念阿瑟阿什,第一位赢得大满贯冠军的黑人运动员。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超级明星或网球名人已经成为历史和网球传统的一部分。他们的名字已经刻在法庭上很久了,人们可以钦佩他们。因为这些名字,那些原本沉默的法庭有了更多神圣的光芒。

这个名字虽小,但它反映了一个事件或超级巨星对世界的贡献。 中国网球仍处于起步阶段,中国网球发展在本世纪初才方兴未艾。 中国“金花”近年的突破无疑提高了中国在世界网球领域的话语权,但远非“伟大”。中国网球官员致力于促进职业精神,但这远远不足以让他们的名字载入史册。

在网球和网球氛围的培养中,寻求一夜暴富的突然发展就像是从木中捞取鱼。 对于渴望建立网球品牌的中国来说,也许硬件设施可以在一夜之间建成,但从网球文化的积累,甚至从中国对世界网球的贡献来看,中国网球运动员还有几代人的工作要做。

在所有四个大满贯中,首先有一个球场,然后是一个名字。 换句话说,有100年历史的大满贯必须经历起起落落,才能积累极其宝贵的财富和信心。 此外,一个人的名字也是一天结束时的名字。 傲慢的英国人没有把全英俱乐部的中心球场(温布尔登的场地)比作任何人。 但是别忘了,网球是几个世纪前在英国发展起来的。